榴莲微视黄

王子墨被独孤雪娇的话唤回神思,赶紧摇了摇头。

“独孤妹妹说的是,那我们现在要怎么办?婷儿她、她不会有事吧?”

独孤雪娇眸光幽暗,垂眸想了想。

“风眠你暂且待在屋里,哪儿也不要去,王家哥哥,我们走,估计人还没走远。”

风眠擦干眼泪,点点头。

“独孤小姐,一定要把我们小姐救回来。”

独孤雪娇不再废话,转身往外走,王子墨紧随其后。

刚出了门,便有两人牵着马走了过来,正是王子墨的护卫周近和周远。

“少爷,马已经备好了。”

王子墨朝两人点头,打马而上,追着独孤雪娇三人出了巷子。

正是夜深人静,街上却响起了鼓乐!

一行人刚穿过窄巷,便看到一支送亲队伍。

美女回到民国时美轮美奂

四个人高马大的汉子抬着一顶大红花轿,漫步前行。

前面还有敲鼓、吹唢呐的引路,十分热闹。

只是放在夜里,就显得有些诡异了。

其他几人乍然看到眼前的一幕,部屏息凝神,不约而同皱起了眉。

王子墨勒了一下马缰,往独孤雪娇三人身边靠了靠。

“以前只听说有人会晚上办喜事,却还是头一回见。”

独孤雪娇面上看不出喜怒,“可能是有些地方的习俗。”

重生以来,每日里闲着没事,除了刺绣,其他时间都泡在将军府的藏书楼里。

里面的典籍多是关于兵法谋略的,但也有许多民间孤本。

有些泛黄的古书便记录了些不常见的事,像这种晚上迎亲的也不是没有,地方习俗不一样。

岐阳城不算偏远,但也会有自己独特的风俗,有些人家就喜欢沿袭祖上的旧礼。

王子墨了然地点头,周近和周远也缩了缩脖子,下意识靠近他,将他护在中间。

一行人停在边上,待迎亲队伍过去了,才继续前行。

独孤雪娇颇有些心神不宁,下意识看了一眼那花轿。

忽有漫天花瓣飘洒,遮住了她的视线。

她眼眸微阖,再睁开时,似乎看到一团金色的光影!

身姿挺拔,长发披散,在漫天花雨中,凝然独立花轿旁,如玉树似芝兰。

那人低垂着头,伸手指了指花轿。

独孤雪娇心头一紧,一勒缰绳,顿在原地。

是灵体?这里怎么会有灵体出现?

玉箫打马过来,低声道:“小姐,你怎么了?”

独孤雪娇摇摇头,再定睛细看,除了飘洒的花瓣,什么都没有。

“走吧,没什么。”

转身离去时,心头似压了一块重石,连喘息都困难。

若是没看错,那身形,应该是个男人。

他到底是谁?为何要伸手指着花轿?

渐行渐远,已经听不见喇叭声了。

王子墨心急如焚,“独孤妹妹,这样漫无边际地找下去,也不是个事。”

独孤雪娇自然明白这个道理,勒住缰绳,凝眸细思。

王子墨想到今天发生的事,总觉得自己是倒霉催的。

“独孤妹妹,婷儿不会有事吧?岐阳城隔三差五就有人家办喜宴,为何偏偏在我身上发生这样的事?

我可是等了整整五年,才终于娶上媳妇,这新娘子说不见就不见了……”

他有些紧张,一紧张话就多。

独孤雪娇却突然打断了他,“王家哥哥刚刚你说什么?”

大半夜的,被她这么盯着,王子墨浑身发毛,“我说婷儿不会有事吧?”

独孤雪娇摇头,“后面那句。”

王子墨不明所以,“新娘子说不见就不见了……”

独孤雪娇眼底惊惧一闪而逝,当即勒住缰绳,转身往回骑。

“不好!快回去!”

怎么突然就不好了?

王子墨等人不明所以,但还是极迅速地转身,跟着她快马加鞭往回赶。

流星一脸懵,忍不住问了一句。

“小姐,到底怎么了?为何突然要回去?”

独孤雪娇心急如焚,来不及跟他们解释,只粗略了说了几句。

“时间来不及了!我们要尽快追上那个送亲的队伍!里面的新娘可能被掉包了!”

之前突然出现的那个灵体不是伸手指了花轿吗,难道里面坐着的是章静婷?

真被人掉包了?到底是谁这么大的胆子!

几人听到这话,面色不约而同一变。

王子墨更是身形一个踉跄,“独孤妹妹,你不要吓我……”

独孤雪娇头疼的要命,可如今救人要紧,哪里有空跟他多说,风驰电掣地追着那只队伍。

可怪异的是,他们明明原路返回,追了许久,都不曾找到那只迎亲队伍。

流星看着地上,眉头紧皱。

“小姐,地上的花瓣好像到这里便没有了。”

众人闻言,不约而同低头去看。

果然,一直到郊外十里,原本铺了一地的花瓣不见了!

王子墨快急疯了,“独孤妹妹,这如何是好?若是再找不到,婷儿她……”

后面的话实在说不出口。

独孤雪娇也很着急,一双秀眉都快拧到一起了。

正不知如何是好,眼前突然一亮,之前那个闪着光的灵体又出现了。

独孤雪娇冷不防看到,差点叫出声,可她还是忍住了。

不知为何,她有种预感,这个灵体对她没有敌意。

相反,她感觉,他是在帮自己。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

长发男人似乎看了她一眼,可惜长发完遮住了他的脸,看不清他的样貌,更看不见表情。

他先是指了指独孤雪娇的袖子,然后伸手指着流星和玉箫。

独孤雪娇楞了好大一会儿,突然心领神会。

她看了看两个丫鬟,流星活泼好动话又多,玉箫沉稳内敛又细致。

似乎终于做了决定,她从袖子里摸出一张现灵符,转头看向发光的灵体。

看到他点头,独孤雪娇走到流星身边,凑在她耳边低声细语。

“流星,辛苦一下,我也是被逼无奈,时间紧急啊。”

话音落,毫不犹豫地把现灵符拍在她的后背。

与此同时,黄色的光团倏然窜了进去,瞬间夺舍。

流星听到她的话,还未反应过来,头已经低了下去。

等她再次抬起头的时候,整个人的面部表情都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