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老二国内下载点1

有个不怕死的士兵,揽住呆愣的赵二宝,兴奋地吼。

“恭喜你,即将拥有一个便宜爹。”

喜当儿的赵二宝:……

事情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赵二宝反应过来后,蹭一下甩开那人的胳膊,一路小跑到校场中间,猛地把擎天虎推开。

“你、你、你放开娘亲,她是我娘亲,不是你的女人!”

赵娘子心跳如鼓,脸红如霞,赶紧从地上跳起来,拉着赵二宝朝场外走。

“傻孩子,你别闹,大家说笑呢,别当真。”

赵二宝却不死心,被她拉着走,还不忘扭头看擎天虎一眼。

“可他看你的眼神分明是认真的,娘亲,我觉得你要被大当家的抢走了。”

赵娘子原本有些小心思,如今见儿子这般反应,有些话倒是有些说不出口了。

罢了,罢了,这么多年都过来了,再继续单身也没啥。

微微阳光里的羞涩女孩

擎天虎依然躺在地上,保持着赵二宝把他推倒的姿势,看着母子俩的背影,伸手摸了摸下巴,脸上满是沉思。

水宝莹从不会浪费任何一个笑话大当家的机会,凑上前,笑嘻嘻的。

“大当家的,你果然厉害啊,亲手调教出来的徒弟真牛啊。”

擎天虎淡淡地扫她一眼,却把视线投向了擎天豹。

“老三,赶紧把你的女人从我面前带走,有多远走多远,否则休怪我不客气。”

水宝莹不为所动,甚至意有所指地看向他胯下。

“啧啧,大当家的,你刚刚伤的那么重,确定还能打过我?”

擎天虎一双虎目能把人瞪死,擎天豹赶紧过来把人往肩上一扛,弄走了。

水宝莹好似一尾活鱼,还在他肩上扑腾,路过独孤雪娇的时候,还不忘告别。

“老大,我家小妖精发脾气了,我要去好好安抚他,就先告辞了。”

原本走的特板正的擎天豹听到这话,踉跄了一下,差点把肩上的人丢下来,当即在她屁屁上拍了一下。

“老实点。”

独孤雪娇目送着两人离开,也不打算上前了,总要给大当家的一点面子。

“咱们也走吧。”

她转过身,君轻尘跟了上去。

商落城,巡抚府。

独孤雪娇伤养好之后,便回到了之前的住处,在巡抚府住着,到底方便些,不管是洗澡还是做其他事情。

李瑶受伤颇重,去了西郊大营一次,便被王巽给赶回来了。

为了方便照顾,黎艮让人把流星也给送来了,两人一起在巡抚府养伤。

独孤雪娇再次走进巡抚府,便发现这里果真跟以前不一样了,下人们看起来都小心翼翼地。

乔巡抚至今下落不明,商落城的城门口已经张贴了他的悬赏启事,现如今大家都知道他的通敌卖国的贼人,恨不能窜进巡抚府来骂人吐口唾沫。

外面围满了侍卫,人们自然不敢前来胡闹,最多就是路过门口的时候,指指点点骂两句。

巡抚府的下人以前都是狐假虎威,到哪里不是高人一等,都是被人捧着,现如今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很多下人受不了这落差,还有他人的白眼,已经离开了。

剩下的都是些胆子大,脸皮厚,或是无家可归的。

还有一件值得说的是,乔巡抚那疯了十多年的正室妻子突然好了。

在乔巡抚离开后,府上下群龙无首,几个姨娘各扫门前雪,也撑不起来整个府院。

纳兰夫人就是在这个时候,从后院走出来的,说是疯病已好,以后依然是正室夫人,掌管巡抚府的权势也夺了回来。

如今柳姨娘再也不敢耀武扬威,失去了乔巡抚的宠爱,只能夹起尾巴做人。

再加上其他三个姨娘多多少少都跟她有仇,趁着这个大好的机会,抓到空隙就收拾一下,大仇没有,小仇却不断。

纳兰夫人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宅子里还算清净,只要不闹出人命,你们爱咋咋。

听说独孤雪娇回府后,她第一时间便来了椒兰院,先是打听了一下乔巡抚的事情。

听说了整个故事后,纳兰夫人也只是冷笑一声,恶有恶报,之后又询问了雪玖的近况。

独孤雪娇把事情如实跟她说了,懒得隐瞒,反正早晚都会知道的。

“雪玖现如今在皇宫里,被百里夜殇盯着,还被长公主防着,瓦里岗军队还落到了拓跋海的手上,有些四面楚歌,不怎么安。”

纳兰夫人一听,可急坏了,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

“那怎么办啊?玖儿才十五岁啊,还是个小姑娘,她一个人在皇宫里周旋,本就十分危险,现在又被几方人马虎视眈眈地盯着,这可怎么办?玖儿不会出事吧?”

独孤雪娇幽幽叹息一声,只能暂且安抚她。

“虽然皇宫里不安,但老皇帝还没死,还能护她一段时间,宫外的话,其他几个部族对她没有什么威胁,且都是支持她坐上帝位的,也不用担心。”

纳兰夫人闻言,这才稍稍放下些心来。

“这本不该是她一个小女孩儿来承担的,都是我这做娘亲的不好,只自己一个人躲在后院里,乐得清静,却害苦了她。”

之前独孤雪娇便有疑惑,纳兰夫人为何要在这个时候回归妻位,总觉得有些微妙。

难不成以前装疯卖傻,是因为怕乔巡抚?

等他一消失,纳兰夫人觉得没有威胁了,便选择过正常日子,真是这样吗?

可现在听她如此说,她又改变了想法。

独孤雪娇看着她,“你这次出来,是想帮雪玖?”

纳兰夫人没有否认,“嗯,我欠她太多了,我从未做过她一天的娘亲,就算是死,也无法弥补她,若是再继续龟缩后院,还不如一头撞死。”

独孤雪娇若有所思,眼神晦涩。

“嗯,既然如此,你可有什么话想对雪玖说的?你可以给她写封信,最近这几日我就要混进宫见她,可以帮你带上。”

纳兰夫人一听,当即破涕为笑,感激地看着她。

“真是太谢谢你了,独孤小姐,你真是我们母女俩的救星。”

独孤雪娇只是笑笑,视线在自己手腕上停留了一瞬。

纳兰夫人把信写完,亲手交给她,这才离开。

独孤雪娇送完客,想起还在养伤的流星,眸光一沉。

“黎艮,跟我一起去看看流星吧。”

自从流星被独孤墨瑜救回来,她都没抽出时间来看她呢。

不过黎艮说了,流星大多数时间都在休息,好像是因为被百里青翘制成活人傀的缘故。

跟独孤雪娇用灵血蚕丝线控制活人傀不一样,百里青翘的方法更狠毒,毕竟她也是见过独孤雪娇控制活人傀后才突发奇想,技术尚未成熟,对控制的那人身体损耗极大。

身体里肯定被灌了很多特殊的药,恢复起来自然就难。

两人一前一后走到流星住的侧院。

独孤雪娇穿过屏风,坐到床前,正看到床上躺着面色苍白的人,有些心疼。

“黎艮,她怎么还没醒?”

黎艮走到她身后,压低了声音。

“小姐不用担心,我之前已经帮她看过了,她身体内的毒素已经清干净了,现在只是有些疲累,很快就能生龙活虎了。”

独孤雪娇点头,又坐了一会儿才离开。

果然,等到第二天晚上,独孤雪娇将要行动之前,流星便能够下床了,已经行动自如。

听说她要去皇宫后,十分担心,非要跟着一起去。

以前独孤雪娇晚上行动,也没少带着她,几乎都成习惯了,再加上这丫头是个执拗性子,便一口答应了。

出发的时间也是选好的,独孤雪娇生怕君轻尘也要跟着,便故意挑他晚上泡药浴的时候溜走,把黎艮也给留下了。

一是让黎艮准备药浴的药,二是不让君轻尘怀疑。

等一切准备就绪,独孤雪娇带着流星穿上夜行衣便溜出了巡抚府。

两人一路风驰电掣,很快到达皇宫,站在一处墙头上观察里面御林军的守卫路线。

独孤雪娇蹲在墙头上,流星凑到她身旁,顺着她的视线往里看。

“小姐,咱们还在等什么?为何不直接进去?你不是跟雪玖有联系的暗号吗?”

独孤雪娇乍然听到这话,心里掀起惊涛骇浪,面上却并未过度表现出来。

她低下头,若有所思地看着流星的双手,问了一句无关紧要的话。

“流星,你为何要把手缠起来?伤还没好?”

流星也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悄无声息地把手背到身后,笑着回她。

“神医说我中了毒,若是皮肤暴露,会加速毒液的传播,最好是给遮起来。”

独孤雪娇点头,身体却往旁边撤了撤,才刚动了一下,流星忽而惊呼一声。

“小姐,有人来了。”

就在独孤雪娇分神去看的一瞬间,眼前忽而白光一闪,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身上一痛,嘴里喷出一口血。

流星把匕首插进她身体里,面上的表情突然变得很狰狞,尤其是一双眸子血红,在月色下很是瘆人。

“没想到吧,你算计我那么多次,这次总算栽我手里了,开不开心?”